上海公墓华亭息园欢迎您!买墓地提前一天预约,我们免费专车上门接送看墓!
全国咨询电话:021-34500352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新闻动态新闻动态

上海公墓嘉定墓地华亭息园公墓相关文章

麦积山石窟与水帘洞石窟群北周造像的关系

来源:未知2021-04-22
    北周政权,继承西魏,同属鲜卑贵族统治的少数民族政权。长期以来,他们通过晓勇善战攻城略地,占领了北方大部分土地。但因为文化根基浅薄,在漫长的统治期里,通过在制度上吸收大量汉族儒士,积极推行汉人制度。积极引进佛教文化,与南方佛教,重佛学义理,般若智慧教义不同。北方佛教更加重视自身修行与开窟造像的宗教行为。因此,北方各地达官显贵,士农工商都将信仰热情投入到开窟造像之中。北周天水地区造像风格形式,便处于这一承前启后的重要变革阶段。

               上海公墓,嘉定公墓,上海墓地,华亭息园,
                           麦积山石窟与水帘洞石窟群北周造像的关系

    天水地区长久以来都是多种民族共同生活,自魏晋南北朝时期以来,天水地区受到匈奴、揭、氏羌、大夏等少数民族控制,先后建立起来了前赵、后赵、前秦、后秦、赫连夏等政权。少数民族政权初期,运用佛教文化来归化与消解不同地域间不同的文化认同。但到了后期又因为佛教逐渐形成势力,大量人口为了免于摇役而出家为僧,寺庙也大面积屯田,导致官府无法征到这些税收,严重影响了政权稳固,最终导致官方大面积排斥佛教,进行灭佛运动。在相当漫长的时间里,佛教的发展也见证了政权的兴替,佛寺石窟所留有的遗迹,也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本地区文化形态的发展变迁。天水地区佛教石窟,包括的水帘洞石窟群、麦积山石窟、仙人崖、甘谷大像山石窟、武山木梯寺等,构成了甘肃东南部百里石窟线,它们之间由于地域和风俗等方面的相近和相似,其造像壁画内容与艺术风格相互交融,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关系,体现出古代秦州一带佛教的发展与佛教艺术的繁荣一脉相承。水帘洞石窟群与麦积山石窟在北周时期,新开凿了数量众多的佛教窟盒,绘制了大量的壁画。两地同属一个管辖范围,历史背景也大致相同,文化联络十分清晰。表现到具体的造像风格,它们既有在密切交流过程中的相似性,又有各地具体情况而产生差异性。因此它们虽然都继承了北周佛教造像艺术的共性,但又可以探究出各自不同的变化。
    麦积山石窟,在北魏时代的造像分粗犷健壮与秀骨清像两种,就佛与菩萨的造型来看,前者受西域风格的影响健美庄重,后者受南朝风格的影响,在修长清瘦、自由流畅的形体中,突出了幽静而秀丽的美,达到了写意性与装饰性的和谐统一。认为西魏雕塑特点是体面造型运用写意手法,简练概括、形象俊美潇洒,对人物内心情绪的刻画更趋成熟。北周时期天水地区佛教造像的艺术风格,开始体现在造型敦厚、简练,人物形体饱满,面型渐趋丰硕,表情生动自然,衣纹更加简洁,造像既不同于西魏的修长婉丽,但也不像隋唐那样丰满润媚。北周造像处于一个承前启后的重变革阶段。隋唐造像手法朴实,造型敦厚。五代、宋、元、明、清代造像是在前代基础上重塑或妆修。从艺术表现的总体看,作者过于追求细致,写实,衣褶渐趋繁琐,造像气质己不如前代。①正是在佛教文化昌盛的时期内,上至皇亲国戚,下至贩夫走卒都崇信佛教,更是倾其所有,将所有热情与财物都投入到了开窟造像中去。如秦州总管尉迟迥引入南梁造像风貌,在水帘洞石窟拉梢寺营建摩崖浮雕大佛。随后不久,秦州大都督李允信李允信在麦积山石窟中,开始为其亡父营建七佛盒。李允信是开国功臣宇文导的旧吏,宇文导功勋彪炳,在天水地区经营多年。尉迟迥又是扫荡南梁,征服蜀地,皇帝外甥的新晋战将。他们分别在同一地区,在水帘洞石窟群和麦积山石窟开窟营建。这很有可能也是地方势力与皇权之间,通过在佛教道场的话语权角逐。其后,在北周武帝的灭佛运中,虽然也对天水地区佛事活动有较大冲击,但佛寺石窟中的造像波及较小,并且在灭佛运动后继续开始大规模的佛像营建。
    佛教作为外来宗教,在中国近百年的演化过程中,与中国原本的宗教信仰价值观相互碰撞,不断融合。佛教文化形式在中国南北地区也发生了不断变异,佛教艺术呈现方式也更加注重本土因素。虽然在南北交流时期,在佛教造像上受到南方主流“秀骨清像”的造像风格的影响。受到南方地区新的“面短而艳”画风的影响,形成了典型“珠圆玉润”的北周造像特征。因此,初期由上层阶级所推崇的“秀骨清像”风格造像,势必会在本土化的过程当中得以转变过来。天水地区佛教石窟的开盒形式与佛像塑造能逐渐褪去外来色彩,本土工匠起到了决定性的因素。因为南宋甘谷高振同等一大批本土工匠,默默的守护与坚持。也正因如此,捏塑结合,制作者去掉多余累饰,寓于丰富情感于单纯的塑造之中。正如,法国美术史学家丹纳评价古希腊雕塑艺术:“高贵的单纯,静穆的伟大。”而中国佛教造像艺术,开始褪去对实物样貌的再现,追求达到“大道至简,大音希声”的哲学层面。北周时期麦积山石窟,在有限的佛教造像形制中,工匠己经能够突破自我的凡尘之心,塑造出能够寄居信奉者心灵的佛像实体,塑佛,即是塑心。这完全展现出了当时的民间艺术家不仅对于佛像制作技法的驾驭至如火纯情的地步,而且他们能够从开窟造像中直接给观者营造出足以震撼心灵的佛国净土。他们在那个时代,虽然籍籍无名,淹没在历史的浪潮中,但他们用双手,通过以实物具现化的形式,创造了一个时代的信仰。他们值得我们去铭记与追溯,也真正反映出,历史由人民书写,人民造就出了一个辉煌无比的佛国艺术世界。天水地区佛教造像,才能够以多种呈现形式的开窟造像中融入中国化的元素,将传统中国审美特征的观念,逐渐融入到佛教开窟中去。